当前位置:知识经济>>杂志文萃

独家丨康恩贝、哈药、仁和等多家药企纷纷入局工业大麻,背后原因究竟是?

发布人:小布 来源:《知识经济》 发布时间:2019-07-10 16:29

本文刊登于《知识经济》2019年7月刊,转载请联系本杂志或本网站,并标明出处,谢谢合作。

文-本刊记者丁晓冰

如果你对大麻的认知还停留在毒品的阶段,就有点错过2019年上半年的“股市神话”了。

2019年1月28日,康恩贝发布公告称,下属全资子公司云南云杏生物收到公安机关筹办大麻花叶加工项目的批复,同意云杏公司申请办理相关建厂手续。2月19日晚,康恩贝宣布其在云南的三家下属子公司共获得2.4万亩工业大麻种植许可,并已经按照规定与有关单位签署种子供应协议。同时,康恩贝已经设立工业大麻事业部。2月21日早盘,康恩贝股价“一字”涨停。

3月27日午间,媒体报道哈药与黑龙江省黑河市孙吴县政府签订了一个有关1.5万亩工业大麻的订单种植协议。当日晚间,哈药发布消息称,该行为系公司控股股东哈药集团绝对控股并主导操作的项目,全资子公司哈药集团中药公司仅持有项目公司2%股份。随后28日、29日哈药股份连续涨停。

就在哈药被报道“涉麻”当日,3月27日,我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下发“关于加强工业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声明工业用大麻限于纤维和种子,其他用途的种植排除在外,并声明我国目前从未批准工业大麻用于医用和食品添加。

“涉麻”新风尚

2019年伊始,由顺灏股份作为开局者,药企纷纷入局“工业大麻”,在“沾麻”后股价接连涨停的“神话”面前,上市公司尤其是药企之间引起了一股“涉麻”新风尚。

1月16日晚间,顺灏股份宣布获得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和加工大麻花叶项目批复,此后顺灏股份股价实现连续7次涨停。截至3月20日,顺灏股份共出现了18个涨停板。

2月20日,康恩贝宣布,其在云南的3家下属公司共获得2.4万亩工业大麻种植许可,并已经与相关单位签署了种子供应协议。2月21日早盘,康恩贝股价“一字”涨停,总市值增加16亿元。

2月28日,龙津药业发布公告称增资云南牧亚农业并取得其51%股权。牧亚农业主要业务为规模化种植工业大麻,并于2016年首次取得《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2019年规划种植面积超过1万亩。消息发出,龙津药业股价实现了10天9个涨停。

3月29日,华仁药业发布公告称与云南素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侯杰签署《合作框架协议》,三方将在工业大麻种植等领域展开合作,拟在云南建设工业大麻绿色工厂。消息公布后,华仁药业股价“一字”涨停。

4月1日,福安药业宣布涉足工业大麻产品提取、深加工等领域,其后,股价一连收获7个涨停,15个交易日内,股价涨幅达140.2%。

△6月27日工业大麻板块成分股涨跌前十位(按成交额排名,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方盛药业、哈药、康恩贝、仁和药业、昆药……只要宣布涉足工业大麻领域,相关公司股票就会一路飘红。

3月27日,国家禁毒委下发通知,声明“我国目前从未批准工业大麻用于医用和食品添加”。这条声明一定程度上给了疯狂的股民些许冷静的时间,但是并不影响工业大麻概念股继续飘红。

有网友算了一笔账,以龙津药业为例,2月28日宣布增资牧亚农业后,龙津药业的股价从6.78元一路涨停。4月9日,龙津药业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宣布开始减持股票,以当日收盘价18.91元计算,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持有400万股,套现金额约为7500万元。

其实早在十年前,也就是2009年,云南省政府就通过了《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今年借助工业大麻在股票市场火了半年的顺灏股份并不是第一家入局工业大麻的上市公司,2017年5月,银河生物入股汉麻集团旗下的汉素生物正式“涉麻”,但在当时并未引起波澜。

工业大麻热潮是从国外吹来的。2017年,全球大麻类公司共融资35亿美元,而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一跃变成138亿美元。最经典的是2018年5月,加拿大的Canopy Growth公司从柜台市场转板至纽交所后,股价涨了100倍。而这家创造了股市神话的Canopy Growth公司,就是大麻行业的领先者,也是全球第一家进入标普指数的“涉麻”公司。

有股民总结上市公司“沾上大麻就会涨停”,虽然言过其实,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上半年工业大麻在上市药企中的火爆程度。那么这个让上市公司很“嗨”的“工业大麻”到底是什么?

工业大麻价值几何

我们谈论工业大麻,首先要了解两个概念——THC和CBD。

THC是大麻中的主要致幻成分四氢大麻酚,四氢大麻酚的含量决定了大麻的用途。THC 含量低于0.3%的被称为工业大麻,而THC含量超过0.3%,就属于违禁毒品了。大麻中除了THC这种一不小心就会让人产生依赖的致幻成分,还有像CBD也就是大麻二酚这种不构成精神活性的成分。

国际市场上,CBD的价值远高于黄金。这里的CBD不是中央商务区,但是和中央商务区一样值钱,是治病良药。

CBD具有抗焦虑作用,可以通过对大脑内神经递质的调节影响多巴胺分泌情况,从而改善睡眠、情绪、记忆、注意力等;CBD具有止痛和抗炎作用,其效果强于我们所熟知的阿司匹林;CBD还有良好的抗癫痫作用,合理利用能够抑制大脑兴奋,降低癫痫发作;同时,很多研究表明,CBD具有降低癌细胞增殖的抗癌作用,以及能够预防阿尔茨海默症等。甚至还有研究发现,CBD能够有效作用于艾滋……

目前,全球已有美国、阿根廷、澳大利亚、奥地利、智利等35个国家将医用大麻全面合法化,英国、法国、比利时、新西兰等9个国家部分医用大麻药物合法化,欧美发达国家已经有相关药品、保健品、化妆品、功能型饮料等合法销售。

虽然如此,大麻以及CBD用于药品的历史很短。

2017年11月,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委员会会议上提出,CBD即便是在纯态下也没有被滥用的可能性,几乎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2018年6月,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一款以CBD为原料的大麻药品用于治疗两岁以上儿童罕见癫痫病,这也是全球第一例被批准的以CBD为原料的药品,在此之前与大麻有关的药品均是以THC为主要原料。

2018年12月,世界卫生组织建议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重新明确大麻限制相关问题,该建议的主要内容是希望将对THC含量不超过0.2%的纯CBD和CBD制剂的管制解除。也就是说,如果这项建议被采纳,那么CBD的使用将会在全球范围内被允许,无论是入药还是其他用途。

截至2018年底,全球有41个国家宣布医疗用大麻合法,超过50个国家宣布CBD合法。欧睿咨询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大麻合法市场约120亿美元,至2025年,这个数字有望达到1660亿美元。

显而易见,工业大麻的主要价值都体现在CBD上,所以CBD的含量和产量,决定了企业的盈利水平。那么国内目前的工业大麻处于一个怎样的发展阶段?

种植利润低 产能过剩

云南省是目前国内唯一以法规形式允许合法种植大麻的省份,2010年1月1日,云南省推出《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当然,除了云南之外,黑龙江也能够进行大麻种植,只是相关政策规定暂缺。

公开资料显示,云南是我国最适宜种植工业大麻的省份,并且拥有独一无二的可以产业化开发的原料和品种资源。云南省关于工业大麻项目有两种许可,一种是种植,一种是加工。而目前国内大多数“涉麻”企业,都只是与相关企业或者政府签订了种植订单,例如哈药集团。康恩贝在云南的下属公司共获得2.4万亩工业大麻种植许可,其全资公司云南云杏生物已经拿到了大麻花叶加工项目的批复。

申请领取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从事工业大麻花叶加工的,应当具备下列条件:有不少于2000万元的注册资本或者属于事业单位编制的药品、视频、化工品科研机构;有原料来源、原料使用、产品种类、产品加工的计划;有专门的检测设备和储存、加工等设施和场所;有检测、储存、台账等管理制度。

申请领取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的,应当向加工地县级公安机关提交下列材料: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申请表;营业执照或者单位登记证书;检测设备、储存和加工设施清单及照片,加工场所的使用证明材料;原料来源、原料使用、产品种类、产品加工的计划文本;检测、储存、台账等管理制度文本。

有传言说,一张工业大麻种植牌照价值千万。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大麻行业市场供需预测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全球606项涉及工业大麻的专利,有309项来源于中国企业和个人,历年国内工业大麻产销平衡,几乎没有进出口。2018年10月6日,《云南日报》报道称,云南省农科院成功研发全雌工业大麻新品种,经检测,该品种大麻花叶CBD含量达2.09%,THC含量为0.14%。这是记者在目前公开报道中能够查到的CBD含量最高的国内工业大麻品种的有效数据。另一边,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美国的工业大麻CBD平均含量在6%左右,最高值可达到16%。

2.09%与16%,国内种植工业大麻CBD含量与国际水平的差距一目了然。

我们再算另一笔账。

公开报道显示,工业大麻亩产干重在100公斤左右,以哈药集团与黑龙江黑河市孙吴县签订的1.5万亩工业大麻种植订单为例,假设一年产出1500吨大麻,按照CBD含量2%计算,一年可获得30吨CBD。2018年初CBD国际行情为2万美元/公斤,至2019年已经下降为4000美元/公斤,30吨CBD价值12万美元,约合82.5万元人民币。这是按照最佳收益率计算,除去实际操作过程中产量、损耗等,收入大打折扣,并且,目前国内普遍使用的工业大麻品种为“云南一号”和“云南七号”,CBD含量分别是0.4%和0.9%。算下来1.5万亩CBD收获到手价值也就二三十万元,还没有加上提取CBD的成本。

据了解,因为气候条件原因,今年到目前为止国内还没有开始种植工业大麻。

某“涉麻”企业合伙人告诉记者,工厂向农户收购大麻花叶一般是15元/公斤,按照亩产100公斤计算,农户每亩地也就一两千元的收入。放诸企业同理,所以前文提到的价值千万的“种植牌照”,实际价值存疑。

国外很多CBD含量足够高的大麻品种,THC含量也随之升高,甚至高于我国规定的毒品标准,所以引进国外“优良品种”的想法可能不太容易实现。种植工业大麻本身,利润极低。那么加工工业大麻呢?如果是将CBD合理入药或者用以生产相关护肤品、保健食品呢?

2019年3月,联合国麻委会决议将此前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关于放宽CBD和CBD制剂的提案推迟表决,包括美国等国家相关组织均认为CBD放宽管制仍需考虑。而中国的法律则更为严厉,《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戒毒条例》等均对大麻及相关制品有严格管制,《刑法》规定大麻和大麻树脂、THC等均属于毒品。

同时,3月27日,我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下发“关于加强工业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声明工业用大麻限于纤维和种子,其他用途的种植排除在外,并声明我国目前从未批准工业大麻用于医用和食品添加。

显而易见,国内对CBD的管制开放短期无望,很多企业选择“走出去”。福安药业就是通过与外企签署合作意向协议实现深度“涉麻”,该合作企业在美国拥有大规模工业大麻种植基地和成熟的加工设备与销售渠道。

当然,很多学者认为上市药企入局工业大麻,是为了通过给股市“打鸡血”实现“套现”,但是随着热潮褪去,目前关于工业大麻的概念股已经不再是年初的一片红。

1/1 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所有评论)有0条评论

用户名:

标  题: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示本网站同意或支持其观点。

热门文章

策划报告更多>>

新浪微博

重庆本质传媒有限公司 知识经济 Powerd by uprich.com 2012-2018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3A08 邮编:400013

联系电话:023-63315879

直销网官方QQ群:115034581

渝ICP备1100689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