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知识经济>>杂志文萃

独家丨P2P爆雷潮后的180天

发布人:小布 来源:《知识经济》 发布时间:2019-01-21 09:35

本文刊登于《知识经济》2018年12月刊,转载请联系本杂志或本网站,并标明出处,谢谢合作。

文 - 本刊记者刘芮君

 

2018年6月开始,P2P平台的频频爆雷,使得网贷行业内一片风声鹤唳,我国互金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凛冽寒冬。


所谓“爆雷”,主要是指P2P平台因为逾期兑付或经营不善等问题,未能偿付投资人本金和利息,而出现的平台停业、清盘、法人跑路、平台失联、倒闭等一系列问题。


截至2018年11月27日,据网贷天眼统计数据显示,累计问题P2P平台共计4922家,爆雷缘由前三甲分别为平台失联、提现困难和暂停运营。   

 

伴随着互金界远近闻名的四大高返平台——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联璧金融四家P2P的先后沦陷,180天内,业内历经了惶恐、愤怒、草木皆兵等情绪,P2P平台也重新洗牌,互金行业进入了冷静期。


你盯着别人的利率,别人看中你的本金,这绝对不是一个玩笑。

△P2P网贷停业及问题平台原因占比图。


修涞贵卷入P2P风波

2018年7月16日,永利宝App弹窗推送和官方微博先后发布,平台老板余刚、张玉丰已失联,请投资者速速报警进行维权。


其后不久,火理财App也发布公告宣布清盘。第二日,上海公安局浦东分局对这两个平台隶属的上海永利宝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潇谦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进行立案侦查。


作为7月滚滚雷潮中的两个平台,随着挖掘的深入,人们渐渐对其平台背后隐现的修正药业董事长修涞贵追加关注,受害者也集中将矛头指向修正集团。


2015年,火理财开始运营,火理财原本是上海永利宝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2018年2月,永利宝将手中股权全部转让,火理财开始独立运营。


直到2018年5月浙江名天汽车发展有限公司成为“火理财”的大股东,持股占比51%,而修涞贵的大名就在浙江名天汽车股东名单之中。

△永利宝受害者向修正药业维权。


就在永利宝老板余刚、张玉丰失联,火理财清盘后,2018年8月1日,距离永利宝、火理财传出恶讯15天时间,修涞贵从浙江名天汽车撤资,一刀斩断了同永利宝、火理财的关联。


除此之外,钱保姆、钱庄网、宜湃网等P2P平台爆雷或是逾期前,修涞贵都十分巧合地顺利撤资抽身。


微博有网友认为,并不排除修正药业是借P2P平台进行自融,用以弥补修正药业规划的资金缺口,减缓其资金压力。


近段时间以来,北京、杭州等地出现了永利宝和火理财受害者的维权抗议活动,把矛头指向修正药业,有意向修涞贵“追债”。虽然修涞贵与多个网贷平台有一定关联,但还不能妄下定论。

纳入国家“编制”

2018年11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发布了一则《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的文件。


编制规定中提到,银保监会将下设办公厅、政策研究局、法规部、普惠金融部等27个内设机构;依法依规打击非法金融活动,负责非法集资的认定、查处和取缔以及相关组织协调工作。自此,网贷正式进入国家“编制”。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部分图示。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主要界定了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基本职责。


其中第三条第三款写道,依据审慎监管和金融消费者保护基本制度,制定银行业和保险业审慎监管与行为监管规则;制定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等其他类型机构的经营规则和监管规则,制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的监管制度。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也就是我们俗称的P2P,被正式纳入银保监会监管范畴。


在《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中明确提出制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的监管制度,是其重要职责之一,这也是监管层首次以文件的形式,将该监管职责明确下来。


全局来看,国家对P2P的监管形成了银保监会、地方金融办、行业协会的三位一体监管格局:银保监会负责大政方针的制定,地方金融办进行行政监管,行业协会要自律监管。


再反过来看P2P监察的步骤,监管层要求P2P平台在12月底完成平台自查、自律检查、行政复查三大环节,与国家对P2P的监管交相呼应。

清退加速

P2P良性清退,是“良”还是“凉”?


近期,P2P网贷合规进程不断加速,全国多个地区陆续下发P2P退出指引的通知。


据网贷天眼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包括大连、上海、广州、杭州、北京、济南、深圳、江西等10个地区均已下发P2P退出指引。随着退出指引的发布,各地纷纷积极响应,已有多家P2P平台被清退。

△2018年6月至11月P2P网贷停业及问题平台新增数图。


伴随着合规检查的向前推进,P2P平台迎来清退大潮。

网贷天眼研究院9月北京网贷报告统计显示,2018年9月,北京地区新增问题平台9家,累计问题平台534家,在运营平台395家,提交自查报告的平台数不到200家。相关监管人士提及,清退规模低于5000万以下的平台,有助于加速行业有序出清。


继湖南取缔53家P2P平台后,2018年11月6日,杭州P2P平台爱贷网发布通报表示,因浙江省统一严控互联网金融存量增量,应相关要求,爱贷网公司缩减业务量,同时精简部分人员,大力加强贷后催收。


11月8日,杭州平台予财缘发布公告称,由于平台没有达到备案要求而收到金融办清退通知,因此,予财缘平台做出分期结清网络借贷中介业务的决定。


根据公告,予财缘针对尚未还款的项目,执行分期结清:2018年11月4日至2019年2月28日到期标的,本息结算展期周期为12个月,按比例兑付本息;2019年3月1日(含)之后到期未结清的,本息结算周期自动展期3个月兑付。


另外,杭州地区另一家名为中网国投的P2P平台也已进入清退程序,虽官网暂未对外发布相关公告,但消息已经陆续传出。被要求清盘或缩减业务的可能还不止上述三家,杭州监管层有可能将对部分待收规模较小的网贷平台,进行分几批次清退。


目前,杭州已有数家平台接到清退的有关通知,第一批将清退存量不足1亿的平台。知情人士透露,如果第一批清退较为顺利,未来可能会逐步扩大清退范围,例如,下一步可能会清退存量不足5亿或10亿的平台。


据第三方数据统计,目前杭州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有161家,但只有几十家平台收到了行政核查通知,未纳入合规核查工作的平台,都存在被清退的可能。但是至少,在官方大力监管之下,平台退出会更为规范,对于投资人来说,投资风险也相对降低。


当然,由于P2P平台数量众多,实施起来有一定难度,监管层需要耗费一定的精力。


11月22日,上海采取有关措施清退P2P平台。上海首个被清退的P2P平台是国资控股的板凳理财。同时,板凳理财也对外正式发布了清退公告。


板凳理财表示,随着国家对网贷行业的监管不断加码,行业也趋于愈来愈正规化,板凳理财一直努力按照监管要求进行整改和完善,但由于存量资金过小,上海金融办建议板凳理财良性退出。


板凳理财经过慎重考虑,本着为所有投资用户资金负责的初衷,决定平台停止运营,关闭充值通道,提现通道继续开启。针对平台后期的兑付方案,将在相关部门的指导下进行,具体兑付方案会在近期进行公告。


网贷之家发布的《P2P网贷行业2018年10月月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231家,相比9月底减少了46家,意味着P2P平台数量正在持续减少中。


目前,全国各地行业自律组织陆续出台了网贷机构退出指引,至少七个省市已下发了网贷机构退出指引文件。湖南、杭州等地清退行动或成为网贷行业清退潮的一个开端,随着监管持续收紧,存量千余家的P2P平台将加速洗牌退出,相对最高峰时的6000余家平台,只有极少数平台在经历层层闯关之后顺利备案。

保护出借人权益

良性退出不能以牺牲出借人的利益为前提,其最终目的,就是进一步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因此,P2P网贷平台如何良性退出,以及如何保护出借人合法权益,成为问题的关键所在。


在各地互金协会提出的退出原则中,几乎都提到了“三不可”原则、保护出借人合法权益原则,以及协作配合原则。


其中,“三不可”原则主要是指要求网贷机构经营地址不可搬迁、平台网站和App不可关闭、平台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不可失联。


“三不可”原则最早于2017年9月由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提出,不久后,浙江、广州、大连等地在各自发布的P2P退出指引中也有所提及。作为资金出借方,出借人的合法权益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这一原则成为平台退出的最基本要求。


安徽互联网金融协会提出成立出借人委员会,针对拟退出的网贷机构,在平台正式发布退出公告的10个工作日之内,协助其出借人成立出借人委员会,选举若干代表,参与平台的退出期经营。


从近期P2P平台的清退状况来看,各地出台的退出指引确实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这对于P2P网贷行业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退出指引将有利于引导平台平稳退出,在最大限度保障出借人权益的同时,还将进一步降低平台跑路的风险。

“三降”

11月19日,北京副市长殷勇在第九届财新峰会上详细地阐述了政府对互联网风险的管控方针。殷勇表示,完善金融治理的过程中,金融立法比金融立规更为重要。其中明确提到,通过政治活动让P2P平台实现“三降”,即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


2018年6月,北京地区要求网贷机构执行“双降”,即不得增长业务规模,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如今,又进一步细化要求,具体到要求机构缩减待收余额,减少机构人员,减少门店数量。


其中后两条,对于北京地区拥有较多线下理财门店的大平台来说,显然是重磅利空。


至于为什么从北京下手要求“三降”,主要是由于北京地区的网贷平台占全国的百分之四十以上,从北京开始“三降”能够为全国产生示范效应,从最大的平台入手,再逐渐落实到全国。


此外,北京地区大规模平台集中程度远远超过上海、江浙和广东等地区,其中待收余额在10亿元以上的P2P平台有38家,30亿元以上的有24家,50亿元以上的有18家。


殷勇进一步指出,北京地区P2P平台数量占全国总数的四分之一,交易规模超过全国三分之一。在今年6月开始,P2P集中爆雷后,问题网贷平台数量虽然已经大大减少,基本情况正在逐步得到控制,但仍不能说P2P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今年的任务依然万分艰巨。


其实早在2017年6月,央行等十七部门联合印发的通知中,就已经要求实现互金从业机构的数量及业务规模双降。


直到2018年6月,北京地区网贷监管部门下发通知称,根据过去几个月的统计数据,有部分网贷机构业务规模在持续增长,有一部分甚至在加速增长,其通知再次强调,网贷机构“不得增长业务规模,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


同时,还提醒北京各辖区各网贷机构存量违规业务必须压降,资金端门店必须逐步关停,资产端门店数量应予以控制,对于不整改或不按规定进行整改的网贷机构,将视情节采取列入拟处罚名单、列入负面清单,甚至予以取缔等措施。


北京地区“三降”,对于P2P投资人也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首先,问题平台将减少,投资环境愈来愈安全可靠。“三降”之后,P2P网贷平台若想持续发展下去不被清退,就意味着首先要保证自身的正规和合法性,必然要接受多方的检查,所以投资环境会更为安全。


其次,“三降”将进一步加强投资人的权益保护,提高准入门槛。由于网贷店面的减少,所以提高了互金行业的竞争压力,合规的成本也会持续加码,提高P2P平台的门槛,进一步增强了投资人的权益保护。


最后,加速投资红利将会减少。伴随着北京“三降”之后,P2P平台会进一步合规整改,平台风控、安全性将会有所提高,同时也就必然会产生平台降息、投资红利减少等诸多影响。

1/1 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0

评论专区: (所有评论)有0条评论

用户名:

标  题: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示本网站同意或支持其观点。

热门文章

策划报告更多>>

新浪微博

重庆本质传媒有限公司 知识经济 Powerd by uprich.com 2012-2018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双钢路3号科协大厦3A08 邮编:400013

联系电话:023-63315879

《知识经济》官方粉丝群:115034581

渝ICP备11006892号-1